招賢納士網 招賢納士網聯盟網站
切換行業
當前位置:首頁資訊中心 職場故事 老板是首富,員工領救濟

老板是首富,員工領救濟

發布時間:04-30  
工作就是工作,不管怎么樣還是得做,如果你現在的人生規劃是懷孕生子,那么亞馬遜不是個正確的地方。

另一位員工則直截了當地告訴記者:?

當你不能一周工作 80 小時,那么亞馬遜就會認為這是你的致命缺陷。

▲貝索斯離婚前一度名列世界首富。他的個人資產為1370億美元(19年1月數據)。此外,貝索斯和前妻還共同擁有40萬英畝的房地產,在全美的土地擁有者中排第25名

▲離婚后,貝索斯的前妻麥肯琪則以約670億美元的財產排名福布斯榜第五名,超越歐萊雅集團繼承人弗朗索瓦絲?貝當古?梅耶,成為全球最富有的女性

對于《紐約時報》的這篇爆料,一些亞馬遜的員工在網絡上現身說法——

《紐約時報》的發文或有夸張,但并非空穴來風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亞馬遜員工的工作時長遠遠多于每周80小時。

亞馬遜的管理體系就是為了“最便宜”、“最快捷”、“最高效”而設計的。

40歲的人擔心被30歲的人頂替,30歲的人擔心被源源不盡的應屆生頂替。

此外,幾乎所有的技術人員都對on call制度焦慮不已。

短信一響就要隨時爬起來工作,若半個小時不回應,信息就會向上一層管理部門傳遞。

跟劉強東的策略一樣,貝索斯同樣在淘汰掉不能拼搏的人、績效差的人、性價比低的人。

▲特斯拉的老板馬斯克也以工作效率、技藝水平、可代替性評估,大舉裁員9%——4000人

有著一技之長的中層員工尚且如此,可替代性強的基層員工則更加難熬。

亞馬遜構建了一套AI系統,用于追蹤物流的工作效率,統計每一名員工的“摸魚”時間(Time Off Task,簡稱TOT),自動生成工作效率報告,然后發出警告/解雇的指令。?

亞馬遜用追蹤器監控工人揀貨和包裝的速度,嚴格規定時間和數量。

最初亞馬遜對員工的要求是每小時包裝80件商品,后來這個要求提高到每小時120件。

對此mission impossible,曾有4000名員工聯名請愿,希望亞馬遜把目標降低15%。

在KPI的壓力下,很多員工不敢喝水,不敢上廁所。

去年,《紐約郵報》報道,在一間擁有1200名員工的4層樓亞馬遜倉庫中,只有1樓設有廁所,由于從頂層走到底層需要10分鐘的時間,有人選擇在塑料瓶中解決。

不僅倉庫工人、配送員為了完成配送指標,生理問題也往往在車上解決,一份調查顯示,亞馬遜3/4的員工都擔心因為如廁而影響績效。

一分一秒都被計算在內,我們很害怕失去工作。

一名員工說。

另一名在英國倉庫工作的員工則稱:

這里就像監獄,員工被像機場安檢那樣搜身,毫無尊嚴。

對此,亞馬遜發言人說:

“我們的系統是為了輔助員工改進效率,并非為了解雇員工。”

這話說得與東哥那句“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6”如出一轍。

事實是,亞馬遜的大批裁員一直在發生。

近一年來,僅報道出的就有新澤西倉庫260人、里亞托倉庫逾百人、西雅圖倉庫逾百人等三次大裁員。

理由無非是:工作效率太低。

從員工的角度而言,這的確是叢林法則。

亞馬遜的日子固然不好混,那么,薪酬又是如何呢?

遇言姐說,比起技術人員至少有股票期權聊以安慰,基層的揀貨工、配送員尚在貧困線上掙扎。

本月初,貝索斯得意洋洋稱:

“今天,我向我們最大的零售業競爭對手(沃爾瑪)發起挑戰,來向我們的員工福利和我們15美元的最低工資看齊吧! ”

亞馬遜的時薪15美元 V.S. 沃爾瑪的時薪11美元,讓貝索斯充滿了優越感。

而事實是,這兩家都是以對待員工既mean又cheap聞名的巨無霸企業好嗎?

▲貝索斯的戰術發出后,沃爾瑪怏怏稱,自家員工薪水和福利加起來每小時能夠達到17.55美元

▲沃爾瑪副總裁則回懟貝索斯:“2018年,亞馬遜盈利110億美元,分文沒有上稅。事實上亞馬遜還獲得了政府1.29億美元的退稅。”

美國勞工組織表示,擁有逾58萬名員工的亞馬遜、擁有220萬名員工的沃爾瑪,在這兩家全美規模最大、最賺錢的公司中,貧富差距尤其明顯——

老板登上福布斯鰲頭,公司躋身全球20強,基層員工卻在領救濟度日。

數據統計,股價節節飆升的亞馬遜,有數千名員工依靠政府發給低收入者用于換取食物的“食品券“維持生計。

亞馬遜的對手,反工會最堅決的沃爾瑪,也是不遑多讓。

據統計,15%的沃爾瑪員工有領取“食品券”。

以俄亥俄州為例,當地7000名亞馬遜員工中有10%(700人)需依靠“食物券”過活。

除此之外,該州接受“食物券”最多的人群分別來自沃爾瑪(14000人)和麥當勞(10000人)。

▲美國議員桑德斯多次公開質疑貝索斯。他表示,如果有大企業員工落到要領救濟的地步,政府則應該向該企業按貧困人頭征稅

此外,亞馬遜和沃爾瑪的另一大共同點是——大量使用臨時工代替正式工。

臨時工,意味著東家除了支付小時工資外,不需要任何醫保、假期、產假之類的額外開支,省心又省錢。

對于這些批評,亞馬遜發言人稱:“有些人就是喜歡兼職,因為時間更有靈活性。”

沃爾瑪則稱,他們的員工不只是雇員,而是Partner和Associate(伙伴)——跟東哥的兄弟論差不多意思。

遇言姐說:呵呵。

除了亞馬遜和沃爾瑪外,身為“翻版喬布斯”一般的領導人的特斯拉同樣因為激進、殘酷而飽受爭議。

在三輪裁員后,特斯拉在內部信中要求剩下的員工自愿加班。

薪水低于汽車行業的平均時薪,工人不得不靠加班來保證收入。

為了節省通勤時間和房租,有些員工干脆睡在汽車里。

此外,特斯拉規定,若員工遲到/早退1分鐘,經理就可以紀錄,累計到一定的次數,該員工就會被解雇。

雖說資本所追逐的是用最小的成本壓榨出最大的性能,但我還是不能理解。

如今的亞馬遜、特斯拉、沃爾瑪,這些都是全球500強中頭部陣列的企業;

老板們都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鼎鼎大名的富豪,都已經在用私人名義研發如何重復探訪太空了。

可公司非但巧立名目不上稅還拿到了政府的退稅。

為什么配送中心就不能裝個空調,寧可大熱天的讓員工中暑暈倒呢?

為什么倉庫里不能多蓋幾間廁所,逼得員工撒泡尿都得計算時間呢?

這樣的“潛能激勵法”,什么時候是個頭呢?


如果說資本家都是一丘之貉,人家微軟、谷歌、臉書,怎么就沒有這樣“不遺余力”呢?

2016年,貝索斯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演講中提到:

善良比聰明重要,選擇比天賦重要。

他提到童年時的自己如何惹得奶奶大哭,提到大家應該不計一切地選擇人心向善。

我不能說貝索斯全都在騙人,如同我相信東哥的鬧鐘段子——

(早些年身為公司一號客服的他,為了及時回復客戶問題和給出解決方案,工作到半夜、睡地板、老式鬧鐘就放在耳朵邊的木地板上,四年時間,從來沒有連續睡眠兩個小時以上,只要鬧鐘一響,感覺就像地震,整個木地板都在震響,然后翻起來工作。)

但如果那個人講完故事后要你交出底薪、公積金,或是上廁所的時間,那么遇言姐勸你還是少喝點雞湯,做個“精致的利己主義者”就好。
我要評論
昵稱:
QQ咨詢
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